首页陶瓷研究
 
历史真实与认知上的误区

石寿

    自英国以2.3亿人民币拍卖了一只元代“鬼谷子下山”青花罐,相继在香港又以1.5亿、1.3亿人民币拍卖了二只珐琅彩器(我们暂且不谈胞兄将祖传小碗以1.5亿元”传承有序”地卖给了胞妹之怪现象,或“锦鸟瓶”原本便是翟先生的之类传言)。国内就有人发表了不少权威的但今天看来很不科学的舆论导向;例如“全世界元青花只有三百件”、“中国没有元青花,元青花是为外国造的”、“民间不可能有元青花”、“民间不可能有珐琅彩”。他们常常语出惊人,例如:“永乐压手杯只有3件半,均在故宫博物院收藏,民间的都是仿品,真品流转于民间的可能性等于零”、“钧窑器在北宋每年只烧贡瓷36件”、“汝窑存世量只有67件”、“民间收藏的五大名窑几乎都是假的”等等不理性的断言,于是市场上误导的流言四起,如:“世上原本只存7件元代人物故事图,鬼谷子下山应是第8件”,也有把原本普遍流行的“柳林春燕图”、“锦鸟图”等在当时很普通的题材说成是“乾隆把玩之物,历史上仅一对,另一件在大英博物馆”等等,这种商业操弄语言等同于说:除了他的这件,其余都是假的,从而否定了大量民间社会收藏的古文化遗存精品。不负责任的权威断言与垄断利益的操弄,给收藏文化制造了不少误区,妨碍并伤害了文化建设的健康发展,这是文化市场低迷的原因之一。
    下面将历史文献记载结合近年来的新发现来分析这些误区。
    误区之一:有关遗存数量量化的断言是否定历史真实。例如说“汝窑存世量只有67件”等。
    自大周柴世宗有御窑青瓷,五代期间临汝为州府,时称临汝瓷,北宋时立汝州府, 始都称汝瓷,色有白汝、青汝。天青为道教所好,更合道教皇帝宋徽宗之圣意,长期官、民窑都大量烧造,当时汝州有窑72座。汝瓷直至元代初期停烧,至少烧造了二百余年,民用也好“供御拣退”的官器也好,一直在民间流通。还有当时的定窑系、钧窑系、磁州窑系、耀州窑系、越窑系,还有吉州窑、长沙窑、龙泉窑、当阳峪窑,前后也都烧了一、二百年历史,遗存会少吗?1998年印尼发现的唐代沉船“黑石号”有5万件长沙窑器完整如新,自唐代始海上丝绸之路便没有终止过,继而又发现南海一号南宋沉船上有青瓷数万件,渤海有宋元沉船龙泉器万件,还有南海沉船有康熙外销瓷数万件,试问轻率断言遗存数量定论是不是很荒唐。
    误区之二:“官瓷拣退的全部砸碎”是违背历史事实的谎言。
    首先必须说这传言从未找到历史资料证实,相反南宋周辉记:“汝窑宫中禁烧……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证明宋代有大量官窑御用拣退瓷器在民间允许流通。
    唐英全集中,也从来没有官瓷拣退全部砸碎的事情,相反雍、乾二朝督陶官唐英记:“每岁秋冬二季,夫役介送园琢器皿六百余桶……一万六七千件,其落选之次者六、七万件不等,一并装桶介京……岁例二千余件,尚落选次者二、三千件不等,一并介京以被实用……”,“所有拣选齐全上色,十中难得四五,其落选瓷器俱入次色估计交京……”。落选脚货全部由皇帝赏赐给大臣或由内务府拿到市场变卖。后因运往京城费用人力皆浪费太大,乾隆七年六月二十三日谕旨,嗣后脚货不必来京,即在本处变价。粗略计算一下,乾隆朝共60年,余下53年中如每年六、七万件御用落选瓷在景德镇本处变价出卖,可见民间约有360万件乾隆款御用落选瓷在流通,其中还不计达官贵人、财主、商贾的更大需求数量的官瓷及私窑器。民间社会收藏中常见各种型制的“柳林春燕图”、“锦鸟图”,还有更多题材的珐琅彩举不胜数,这才是符合历史记载的必然现象。假如再有点文化,马先生也就不会闹一出无款的粉彩器卖到2千几百万这“一举成名”的故事了。马先生把这件不明朝代的粉彩器硬说成是圆明园流散的清宫旧藏,这故事与史实不符,器物又与乾隆御器的标准不合,问题就出在历史知识的缺失上。
    被媒体称为中国艺术拍卖界“NO.1”张先生在2008世界华人收藏大会上称“现在几乎没有一个真正的收藏家”语出惊人,惊艳四座,只是本人不敢苟同,解放前国家贫弱,长年战乱,乱世尚且出了几位收藏家,如何能与当今盛世7000万收藏大军同日而语!今日收藏群体中科学家、艺术家、企业家、教育家、政治家、工程师等文化人士占了很大的比例,其中若没有真正的收藏家,这才是怪事,张先生虽然拍卖成绩卓然,终究乃古董商而已,成名之作即是用祖上传承有序的小碗以1.5亿卖给胞妹,开创了拍卖天价,而今已成为民间茶余饭后的谈资。
    张先生还在世界华人会议上断言:“现在真的东西太少,一本拍卖图录偶尔的几件真货,也不是用来卖的,而是借来摆摆风头,吸引眼球的……。”
    不禁要问张先生是懂古瓷还是懂古玉,还是懂青铜器?有否研究?写过什么论文?凭什么理由断言,敢不敢对话?如有证据,不妨实话实说,哪件是真,哪些是假。假在哪里,举例一、二,也便于后辈粉丝学习,在下虽已过六旬,也当洗耳恭听。
    徒然断言,只会叫人怀疑张先生是否又有背后的利益企划,宁可错杀全部文化遗存而决不手软?
    张先生宁可错杀的言语和观点与瞿某马某,以及少数以文物为牟利手段的伪学家的言论与观点十分相同,手法亦相类。正是因为他们都代表着同一窝利益群体。
    不少华人收藏家谈了被扭曲的中国艺术市场,不可否认市场初级阶段存在的严重问题。这些问题在|“金茂”展出的“海派民间收藏展”中表露无遗,相信在健康的市场规范下会得到改善,步入正轨。但是张先生没有看到2006年上海举办“元代瓷器国际研讨会”的权威书刊与实物的展出?没有看到2007、2008政府在七朝古都开封市举办的中国民间收藏大会,以及开封市博物馆与伊朗博物馆共同举办的民间40余件元青花特展。为此中央还编辑了四集特集向世界播出。无论居心如何,在世界华人收藏大会上否定内地在高文化收藏群体和中华文化遗存的现实是不利于文化建设的。
    误区之三:把古文物以单件的认知作标准化是片面的,是不科学的。例如说:“成化鸡缸杯是成化斗彩中最为名贵的”等。
    科学的认知唯有成系例或系统的遗存才能找出规律,制定标准。历史记载,明代以成化器为最多,目前显世的有恭肃端慎荣靖皇贵妃的御赐器、赐居万贵妃昭德官、安喜宫珍藏器、崇王见泽的御赐器、大隆善护国寺御赐奉祭器、都相继入市,其中斗彩加金及黄釉器其精、稀、绝远在“鸡缸杯”之上。把成化普品“鸡缸杯”说成最名贵,未免有辱素有“明看成化”美誉的一代名器。又如众所周知,清宫旧藏经历太监偷盗,焚烧皇家藏宝的“建福宫”,又经八国联军的抢劫、溥仪的挟宝逃亡,清皇陵全数被盗,劫后遗存又有90%被运到台湾之后,把故宫中的劫后余存作为中华五千年文物的绝对标准化也是远远不够的。
    误区之四:缺乏基本常识的权威言论。如:“中国民间没有珐琅彩”,“中国民间没有元青花”论。
    首先要请问,民间没有,你们的东西哪里来的;那1千万件外流文物又是从哪里来的。日本的一个网站公开展出并售卖1万多件中国的出土瓷器,西汽东输的江苏地段,发现280多座汉墓。近几年官方又在江西、安徽、内蒙出土了几个元青花窑藏,福建莆田的元青花窑址也已找到,计划考古发掘,在官方的事实面前这类不负责任的误导已不攻自破。
    为什么2005年全国甄选民间收藏国宝精品活动中其它项项都有,唯都没有入选陶瓷一项,除了说明文博系统的陶瓷专家文化底气不足无法认定之外,原因就是因为素来一家独大的伪学把未知的都贬为臆造仿品,把广大的社会藏品说成没有一件是真的,他们把破的、烂的、旧的等同于真品,把碎瓷片认定为民间社会收藏的主流。这是因为制定市场导向的是垄断利益集团,他们动辙便以千万上亿元操弄,为了把古文化垄断为富人的游戏,故意神秘化,故意否认民间社会收藏精品,夸大编撰传承有序是商业上的一种伎俩。
    (例如拍了一亿几千万的乾隆珐琅彩,藏家手中也有;还有不少更精美,更贵重的康熙、雍正、乾隆珐琅彩御器,可是为什么统统被诬为“不对”一概拒之门外呢,因为你不懂潜规则,把操弄成亿万元的泡沫信以为真。以为拍卖公司真有大买家。其实只要付给拍卖公司相应的手续费,都可以拥有“理想价值”千万上亿的宝贝,比如说,张姓兄妹拍卖成交手续费仅3%,就是说只需付450万成交手续费便可以使一个乾隆小碗身价骤增至1.5亿元。而买方如作为艺术品投资,公司可抵扣国税40-50%,约逃避了6千万左右税金。小碗还可以进银行抵押贷款。如这样做可以不用掏出一文钱而净赚6千万。这就是利益集团的金钱游戏?最终亏损的是国家数千万税金?不少藏家有亲身体会,“苏”“佳”从不会接受圈外人手中的国宝精品,除非是你自己卖给自己,或者自己人卖给自己人,真假便无争议。“苏”“佳”也可以从中坐收几十上百万不等的手续费。
    假如把乙方换成瞿姓,把甲方换成瞿姓背后的“煤老板”那么可洗钱1.5亿元?
    假如把甲方换成马姓,把乙方也换成马姓,那么马姓可以拥有一只“理想价值”几千万的不明朝代的“瓷瓶”,并一举成名为几千万身价的富豪,还能上电视节目,拥有了千万“粉丝”,不懂瓷又何妨,即为名人,也就能出书论瓷什么的。
    当然这是想到可能的政策漏洞,说不准也能对制定政策的人多一个思考角度。)
    文博业也有一个利益群体,对民间文物一概不认,常常散布“×收藏家花了上千万买了一房间的新货,没有一件是真品”等不负责任的话。
    而依我看,今天在坐的各位收藏家节衣缩食,用真金白银买来的其中不乏真品、精品。难道五千年文明真的在中国本土只剩下窑址残片吗?各地大量新显的出土器哪里去了,全部流失到了海外吗?
    既得利益者把持了话语权,给市场造成了极大的混乱,非常不利于文化建设,造成了本土的文化经纪公司举步维艰,全国拍卖成交量不到4%,虚拍、假拍已成潜规则,这是文化市场不能健康发展的深层次原因。
    最近国家文物局长单霁翔说:“一谈到文物价值,往往立即和金钱画上等号,这是非常片面的和有害的,文化价值更多地在于它的历史性、艺术性、科学性,在于它是中华文明不可再生的物质载体,这方面的宣传导向应该注重”。
    这番话是针对目前文化市场上存在的问题而言,因为旧的观念与新显器物有着太大的落差,联合国科教文组织2005年调查显示,中国是45个文物重要国家里边流失最严重的国家之一,高达1000万件以上。这应该引起反思,应该如何保护好古文化遗存资源,如何建立健康的流通市场。
    第二点谈鉴定的空白区
    法律有效的鉴定书必须有二方面的组成
    1、专业鉴定师的科学目鉴断代,从胎釉及彩料的评估、型制、款书、艺术方面的甄别,从而建议机检内容是测胎还是测釉、测青料还是测彩料。
    2、科学检测单位根据专业鉴定师的诊断建议,检测其指定内容的成份与科检单位资料库中相应之数据,比对符合程度,作科学论定。
    最终根据两方面的鉴定和数据作出鉴定结论。
    目前鉴定“专家”不需资职,十分无序,几乎人人都以“专家”之名在公众媒体上以一家之言随意砸毁。而鉴定几乎都是一个模式,首先询问器物是不是市场上买来的?花了多少钱?等与本质无关的问题,其鉴定语言都是一些非规范不科学的感性用词,其结论几乎都只有两个字“真的”或是“假的”。
    作为鉴定者有责任说明,什么是真,为什么是假。简单地用真假二字来判定五千年文化遗存是不负责任的。
    颁发鉴定师资质证书的国家劳动保障部指出,鉴定报告中鉴定师应该有鉴定过程描述,说明判断理由,鉴定书必须规范写出鉴定结果。
    鉴定内容包括:
    1、材料(胎料、釉料、彩料)的表象是否符合时代及地域特点。
    2、工艺、纹饰和款识是否符合历史时段特征。
    3、是本朝本款还是后朝托款,应该是什么年代托款,怎么证明为托款,说明判断理由。
    4、提出机检的理由与建议。
    规范鉴定师的职责,结合科学机检,鉴定才具有法律意义,才能杜绝收了费却不承担责任的诚信危机。
    最近会出台文物鉴定管理办法,其中包括:1、鉴定机构;2、鉴定规则;3、监督管理;4、法律责任等规范鉴定行为的法规。
    我们有责任找出一条能体现中国文化价值的、保护好中华文化遗产的市场之路,建立健康的文化市场与机制。有了健康的市场,才能完善符合大多数收藏家利益的游戏规则。随着全国范围大规模的筑路和基建,现实状况是大量出土文物流入市场,是堵还是疏导,是积极响应中央关于加强文化建设的号召,还是一味否认,置文化遗产流失而不顾?
    我们在第一线的收藏家都明白,新显的历史遗存之多、之广是超出想象的,试想战国早期的曾侯乙墓出土青铜器6239件,西安何家村发现的唐代窖藏文物1千多件,其中金银器就有270件之多。2001年出土的大明梁庄王墓有文物5100件,那么还有民间大量未报导的呢?所以不要随便作出历史遗存数量的断言以及“真”、“假”之定论,没有人有资格以一眼便断言新显器物为“假”,所以要本着实事求事的精神,以研讨学习的态度,宽容地看待新显器物。
    文博产业不能让垄断利益以及几个伪学家继续指导收藏、指导拍卖、指导海关放关。应该看到民间7千万收藏大军是保护出土的文化遗存的生力军,是与国外的收购中国文物贩子最有效的抗衡力量,是在做着原本文博系统该做的事情。
    虚假的天价拍卖炒作,只会丧失信誉,从而丧失市场,只会加速文化遗产的流散,乃至流失到海外,加剧外流与回购,使国力二次流失。市场在哪里?如何使天价合理回归,如何做好国内的文物流通市场,政府如何建设指导文玩交易所,这是个特别发展时期的新问题,值得大家思考。
    这是本人在“2008世界华人收藏大会”分会场的演讲稿,也是“长三角经济文化发展论坛”的文稿,敬请藏友补正。

 

来源:博文论坛      时间:2008-10-25
 
 
 
热点新闻
钱币研究
青铜研究
陶瓷研究
玉器研究
其它研究
 
 
 

域主简介 | 交流须知 | 联系方式 | 站内导航 | 本站声明 |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2001-2015 Coin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藏友纽带 版权所有